×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14年過去了,那個為追星劉德華逼父跳海的楊麗娟,如今過得怎樣?

. 2021/10/26

2007年3月26日淩晨,為女追星、不惜賣房割腎的楊勤冀在港跳海自殺。

一同見報的,還有他生前留下的整整7頁的遺書。

在這封遺書裡面,滿滿都是對劉德華的控訴與不甘。

在遺書的結尾,楊勤冀寫道:

“我死了,你劉德華還是要見我們孩子,不然死不瞑目。不見,天理難容。”

這封遺書將劉德華推上了風口浪尖,成為了眾矢之的。

而瘋狂的楊麗娟和她父親反倒成了被害人,無數記者趕往了楊麗娟的住處,採訪追星背後的秘密。

隨後,劉德華召開發佈會,留下了一句:“我覺得大家不應該覺得她需要幫助。”

但記者的鏡頭、楊麗娟的控訴,一度讓劉德華喘不過氣。

在楊勤冀跳海的那一天,楊麗娟13年的追星夢碎了,但很少有人知道,這個故事,直到12年後,才有了真正的結局。

而被人瞧不起、稱為瘋狂的楊麗娟,到底為何情種劉德華。

在父親去世後,楊麗娟又何去何從?

01事情還要回到楊麗娟出生的那一年。

1978年,17歲的劉德華登上了舞臺。

彼時,在甘肅蘭州阿甘鎮雙職工家庭中,楊麗娟出生了。

已經40歲才有了女兒的楊勤冀,對楊麗娟百般寵愛。

為了女兒,楊勤冀可以做任何事,極盡溺愛。

據說楊麗娟想要的東西,楊勤冀沒錢買,但卻可以為女兒偷來。

直到楊麗娟20歲後,楊勤冀還親自為她洗澡,因為在一家人看來,這些事太過平常。

父親的愛把楊麗娟包圍,過度的溺愛讓楊麗娟的人生開始過早地改變。

原本這只是一個過度溺愛的普通家庭,但美好的一切都被一個不知所以的夢毀了。

1994年,楊麗娟做了一個夢。

夢中有一幅畫,上面有一個十分帥氣的男人。

畫的兩邊還寫著一句話: 你特別走進我,你與我真情相遇。

隨後,以惡個個相似的夢鑽進了她的夜晚。

有時候楊麗娟在玩沙包,那個人就會走過來,靜靜地看著她。

有時候楊麗君會在山頂與那個人相遇,拉著她的手,含情脈脈地望著她。

那個時候還不知道劉德華是誰的楊麗娟,並不在意這個夢。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同學手裡拿著劉德華的海報,她才知道夢中的男人是 中國的天王巨星。

之後楊麗娟把這個夢告訴了父母。

而楊勤冀不僅沒有斥責楊麗娟,反而說和她也做了相同的夢。

多年之後,外人已經分不清楊勤冀的回答,到底是天公作美的巧合,還是過度的溺愛。

總之父親的回答讓楊麗娟堅定了夢想,從那之後,她的畢生夢想就是去見劉德華。

不見劉德華,終身不嫁

那一年,楊麗娟年僅16歲。

對於女兒的夢,楊勤冀完全支持,他認為這個夢代表了劉德華和楊麗娟的姻緣。

之後為了支援女兒追星,僅有四年便可以退休的楊勤冀辭去了工作,聲稱要在家照顧年邁的父親,實則卻是要盡全力支持女兒追星。

一家人拿著手裡僅剩的9900元存款,開始陪著楊麗娟追星。

全力支持楊麗娟,變成了楊勤冀餘生唯一要做的事。

從此楊麗娟的生活裡只剩下關於劉德華的一切,她開始輟學、不與外界交往、沒有朋友。

有的只是一牆的劉德華海報和音樂磁帶。

這樣的瘋狂舉動不但遭到楊勤冀和妻子的反對,反而讓一家人做出了同樣瘋狂的事情。

直到最後,楊勤冀留下的遺書中都在為女兒辯解,說楊麗娟不是歌迷,更不是追星,只不過把劉德華當成了家人,只想要見一面而已,什麼都不圖。

那時的楊麗娟已經被“夢”所困。

021997年,楊勤冀借了1.1萬元高利貸陪著楊麗娟來到了北京。

隨後又輾轉到香港,可是卻沒有見到劉德華的身影。

在那個時期,楊麗娟關注劉德華的一切動向,只要是劉德華可能出現的地方,都有她的身影。

楊麗娟還報了香港的旅行團,但是最終也沒有捕捉到劉德華的動向,失望而歸。

2003年楊勤冀把蘭州老家的房子賣掉,全家人住在了廉價的出租房裡。剩下的幾萬元全部拿來讓楊麗娟追星。

2004年, 《天下無賊》開拍,劇組來到了甘肅,作為主角的劉德華自然也要跟著拍攝。

而這便是楊麗娟離夢最近的一次。

她每天都站在家中的平臺上,一站就是一整天,她希望劉德華能夠看見她,但是夢境終究不會變成現實。

楊勤冀退休後,家裡沒有了生活來源,賣房子的錢總有一天會用光,可是一家人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2005年,賣房又提早退休的楊勤冀實在無力付出。

楊麗娟的母親又在出租屋裡被重物砸斷了腿,楊家一時之間難上加難。

這時楊麗娟的母親給楊勤冀出了一個主意,賣掉一個腎繼續支持女兒的追星大夢。

但讓人沒有想到的是,楊勤冀果真賣了一個腎,還特地將這一消息告知了媒體。

而楊麗娟看到父親為自己做到如此境地時,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 希望還是貸款吧,賣腎傷害身體。

終於,這個為女兒傾其所有、甚至不惜傷害自己的身體的父親成了眾多媒體爭相採訪的物件。

當年, “父親賣腎為圓女兒追星夢”的標題,成了世人最為震驚的新聞。

但楊勤冀卻對著媒體說自己有一個腎也能活,要拿著這些錢幫女兒去香港追星。

也就在這時,事情出現了轉捩點。

2007年,在媒體的幫助下,楊麗娟時過13年終於圓了自己的追星夢。

當年,在劉德華的香港歌友會上,楊麗娟終於如願以償地和劉德華肩並肩站在了一起。

雖然只有幾秒鐘,但是楊麗娟還是大喜過望。

原本以為楊麗娟會就此回歸正常生活,但是短暫的見面並不能讓她滿足。

因為在她心裡,自己和劉德華早就不能以粉絲和偶像的關係來定論,自己應該是不同的。

隨後,楊勤冀借用媒體的鏡頭,向劉德華喊話: “想和您面對面地見面,跟我們孩子單獨見一面。”

可是這一次卻遭到了拒絕,還沒等到楊麗娟下一步的動作,楊勤冀卻跳河自殺了。

在這原本平靜的一天,楊勤冀的離世讓劉德華陷入了輿論的風暴。

媒體的報導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在遺書中,楊勤冀稱自己的女兒追夢13年,每一步都是血淚之路,幾乎把命都搭上了。

只不過想要與劉德華見一面,但是卻還是遭到了劉德華的拒絕。

原來劉楊勤冀跳河的真正原因是劉德華拒絕了楊麗娟私下見面的要求,顯然這並不是楊勤冀的一時衝動。

在一片聲討中,劉德華被迫站出來澄清。

後來劉德華還自曝,在楊麗娟事件之後,許多人為了見他一面,竟然打電話以死相逼。

那段時間,劉德華取消了多場演唱會,甚至當年不再舉辦任何粉絲見面會。

由於心理壓力太大還看過心理醫生。

反觀楊麗娟和母親拿著歌手楊臣剛捐贈的兩萬塊錢,再一次踏上了去香港的路。

原本這一次她是去料理後事,可是偏偏瘋狂之心還未泯滅。

在媒體採訪時,母女倆一起痛哭流涕,一邊提出要求:

楊勤冀不能白死,還要再見劉德華。

答案毫無疑問,楊麗娟再次遭到了拒絕。

這一年,29歲的楊麗娟站在了輿論的風口,千夫所指。

03之後,追星無望的楊麗娟和母親回到了蘭州老家,一把火燒光了這些年收藏的海報和磁帶。

父親離開後,楊麗娟整天以淚洗面,出門都要用衣服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

不敢見人成了她那段生活的狀態,她開始給父親寫懺悔信。

但諷刺的是,楊勤冀再也聽不到女兒的道歉了。

2008年,楊麗娟和母親又以《南方週末》侵害她的名譽權為由將其告上了法庭,索賠三十萬。

因為她始終認為父親的死,劉德華和媒體都有責任,可是法庭卻駁回了她的上訴。

自此之後,楊麗娟銷聲匿跡,從此消失在人群中。

2014年,消失許久的楊麗娟再次出現在《東方直播室》中。

而那期的主題名叫 “瘋狂粉絲”

楊麗娟站在舞臺上,聲淚俱下,現身說法, 稱大家不要向她學習追星,因為他並不值得。

發生那些事之後她也已經真正反思了自己的行為。

但楊麗娟對劉德華的怨恨,似乎並沒有因為時間而緩解。

可楊麗娟不知道的是,當年那個匿名替她還清所有高利貸的好心人,正是 劉德華

2019年,42歲的楊麗娟登上了《豫見後來》訪談節目。

如今的她因為沒有很高的學歷,就在當地的一家超市里做導購員。

每個月只有2000元的工資,雖然不多,但足夠生活。同事也沒有因為往事而對她有所偏見。

現在她和母親住在政府的廉租房裡,房子空蕩簡單,一室一廳。

這些年,她沒有朋友,遠離人群,和過去的同學斷了聯繫。

並且開始信基督教,唯一的業餘活動,便是每週三的唱詩班。

在節目中,楊麗娟袒露心聲,直面了自己曾經犯的錯,她說:

“我當時忽略了家人的感受,讓他們為我背負了太多,包括經濟上和精神上的。”

“如果人生重來的話,當然我說我不會那樣地去做。”

在談到自己的心願時,楊麗娟卻說:唯一的心願就是母親長壽,而對於未來的生活,沒有太多的想法,能和母親在一起就是她最大的滿足。

在節目的最後,一直回答問題的楊麗娟,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個問題:

“十幾年來,看過新聞的人那麼多,有沒有人真正關心我這個具體的生命,(關心)她現在還好嗎?”

但魯豫卻只是委婉地說: “好奇也是某一種關心。”

在這個流量盛行的時代,十三年前的人已經太過遙遠。

一個不可能實現的“美夢”毀了一個家庭,瘋狂的結果就是讓美好的人生買單。

年少無知讓楊麗娟斷送了自己的前半生。

如今楊麗娟已經已經從狂熱中醒來,追根揭底這不過是一場黃粱大夢,只不過局中人太過於執迷不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