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好友得絕症時日不多,他毅然決定借錢買車「陪好友游遍全國」實現臨終心願,淚喊「若半路倒下,我一定把你扛回去」網淚:有此朋友足矣

比肩魚 2021/11/01

如果說人生皆苦,那麼真正的朋友一定是治癒你的良藥。今天的兩位主人公的事蹟讓人非常感動,他們是54歲的賀湘閩和52歲梁成。他們開著一輛麵包車帶著帳篷睡袋和做飯用的工具,開啟了周遊全國的行動,這一切的原因是52歲的梁成重症晚期時日無多了。

為了「在還活著的時候,能夠有尊嚴、有質量地活」,他選擇放棄治療,期待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完成一次隨意放鬆的旅行。他向賀湘閩發出邀請,賀湘閩欣然應允。

出發前一日,賀湘閩在社交平臺發文:「從明天開始我將陪著我身患絕症的兄弟一起去完成我們最後的心願,浪跡天涯!有出發日,無歸來期!」兩人的旅程在互聯網上引發熱議,相關視訊獲得上萬點贊,有網友贊其為「中國好兄弟」。

為照顧梁成的身體狀況,以下內容由賀湘閩講述:

10月3日傍晚,賀湘閩(圖右)、梁成二人在防城港用餐。受訪者供圖

在還活著的時候,有質量地活

賀湘閩和梁成兩個人的生活軌跡有點類似,出生在石峰區,國中是同學,工作在同一個單位,中年離異,喜歡戶外運動,熱愛音樂。從小玩到大的他們早已是無話不談的兄弟。

一個多月前,梁成口腔無法正常咀嚼。9月2日,他在長沙的醫院被確診為重症。醫生囑咐他,要做好最壞的心理打算,要及時進行化療和手術。說白了,很有可能將舌頭切掉,飲食無法咀嚼,只能「灌進去」。

得知消息後,梁成情緒沒有太大波動,反而顯得很平靜。當天下午,梁成沒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徑直來到了賀湘閩家中。

在那裡,他把檢查報告遞給了賀湘閩,一邊翻看著兩人以前的照片,一邊撫摸著吉他對賀湘閩說了句:「賀哥,我想出去走一趟,你陪我吧。」

此前,他們兩個經常和一些戶外運動愛好者背起帳篷、炊具等,騎著摩托車,走走停停,到達不同的目的地。5年前的國慶期間,他們兩個人從株洲出發,前往廣東、福建、江西等地,歷經近20天,行程4000多公里,再返回株洲。

賀湘閩知道,兄弟心中肯定有痛楚、有無奈、有不甘,但更多是坦然。他知道,梁成一直有個心願:騎行西藏高原。

我們這次出行的目的很明確:我們就是想生活,想在還活著的時候,能夠有尊嚴、有質量地活。

10月2日晚間至10月3日清早,賀湘閩、梁成露宿在廣西陽朔一農家樂邊,梁睡在車內,賀睡在車旁的帳篷中。受訪者供圖

「VIP中P」

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這次出行,我們還帶了兩把吉他,一面非洲鼓。

我們都是音樂愛好者,梁成當兵的時候,是軍樂隊的貝斯手。他的吉他和貝斯演奏都是專業水準。我是47歲才開始學吉他的,看梁成在朋友聚餐的時候總彈吉他,我也心癢想學,就自己摸索著玩起來了。梁成帶過百八十個吉他學生,但是我沒跟他學,因為我年紀大了,很多樂理知識很難記住,也懶得搞。但是我感興趣的事都會去嘗試,能玩、夠玩就行。

從前,我們倆每年都會一塊兒摩托騎行。我們這個年紀,不會像年輕人那樣,騎著摩托車到處去炸街。我們就是把摩托車當作自駕遊的工具,基本是跑遍了大半個中國,我那台摩托的里程有40多萬公里。

我們都不太喜歡去著名的景區,喜歡未開發的、自然的景觀。第一個是人少,第二個是實惠。摩托一輛兩三萬,攢攢可以買得起,油錢也不貴,一公里就兩三毛。沿途吃飯用菜,就去農民家裡直接買,往往一頓飯十塊錢都不到。

摩托車圈子裡有這麼一句話,「四個輪承載的是軀體,兩個輪承載的是靈魂。」騎摩托,更自由、更隨意。你想去任何地方都行,不用擔心沒法倒車,不用擔心路況,而且你的駕駛視野是全方位的。

52歲的梁成體質一直比較弱,他父母去世的早,妻子也和他離婚了,現在只有自己一個人在生活。前些年又因為患了糖尿病,折磨了他十幾年身體一直都不好,而賀湘閩自小身強體壯,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總是會多照顧他一些,看看他的血糖有沒有上升,有沒有身體難受等等。梁成是一個很不愛說話的人,性格很內向,除了朋友賀湘閩,幾乎找不到一個能經常說話的人。所以這次患重症以後,他第一時間給賀湘閩打了電話。

其實他們在年輕的時候並不是很熟,他們只是國中同學,後來再相遇也只是打招呼的友誼。之前上學的時候梁成學習成績很好,經常受表揚,在那時候他給和賀湘閩的印象就是很靦腆老實從不惹事。再到後來他們畢業以後樑成去當了兵,而賀湘閩進了場子,可以說兩個人的人生道路並不一樣。那到底是什麼機會讓兩人變得友誼這麼深厚呢?

我這人,愛好多,玩戶外、騎摩托、喝茶,總是有很多朋友來我家裡坐。大概八年前,梁成本來是路過我家附近,正巧碰上我,就也進來坐了坐。這一坐,我們發現彼此特別聊得來。

那之後,梁成幾乎天天到我家來,發展到最後,他每天的午飯、晚飯都在我家吃。哪天不來了,還要打個電話先通知我。我家配的六把鑰匙,專門給了他一把,我不在的時候,他就可以隨時進去。用他的話說,他是「VIP中P」。

三年前,我離了婚,出門時,登山包裡裝了換洗衣服,基本就是我的全部家當了。我想我朋友多,但是基本都有家有室,我也不好意思多打擾,就去找了梁成。他已經離婚十幾年了,當時自己每月四百元租住在一個小房子裡。他睡臥室,我在他的客廳搭帳篷,這樣住了一年半。

我和梁成的相處是非常隨意的。比如我向他借錢,我都是直接問,你有沒有兩萬塊?他說沒有兩萬,有一萬。我就說那行,就借一萬。連欠條都不用打。我們這群朋友就是這樣,從來不說多的客套話。

10月3日傍晚,賀湘閩、梁成二人在防城港的海灘邊。

已經做好了陪他在外過冬的準備

今天是出來的第八天,我們被颱風天氣困在東興,沙灘也不能住了,住到了當地朋友開的酒店裡。前兩天在沙灘上倒車,剮蹭了別人的車,賠了三百塊,這是個小意外。最擔心的還是梁成的身體,隨時可能出現狀況,這是不敢說的事。

我會在當地漁民那裡買些海魚,很實惠,二三十塊錢一斤,都是最新鮮捕撈的,燉給梁成吃。他現在咀嚼功能基本喪失了,吃魚輕鬆一些。也會煮飯給他,但要先在湯裡面泡軟了。米麵油是從家裡帶出來的,快吃完了。

我和他一路走來,都是朋友之間在幫襯。這次買二手車的兩萬五千元,也是一個朋友借我的。

還有我的一個兄弟,在我臨出發的前一天下午到我家來,跟我說,我只管走,還房貸的事情他幫我搞定,讓我特別安心。

出門的時候,我兜裡就帶了3000元,是我所有的流動資金,梁成估計帶得比我還少。但這幾天陸續有圈子裡的朋友給我發紅包,我現在身上有六千多元了,一邊用錢,一邊錢還變多了。

就那3000元,也是朋友捧場來的。我在廠裡已經沒什麼活要做了,最近三個月就弄了個家庭廚房。有朋友要吃飯,提早兩三個小時打電話告訴我。我一般是中午做一桌,晚上做一桌,每桌菜給五到十個人吃,收個幾百元。我不請人幫工,買菜、備菜、燒菜、衛生都是我一個人搞,一個月能掙大概五千元左右。知道要和梁成出去,我鉚勁做了一個月,掙了六千多,還掉三千多的房貸,還剩3000元帶出門。

所以現在網上有些人說我炒作,我是不認同的。我們倆本來過的也是這種日子,上班掙個生活費,多的錢,哪怕三天兩天的,我也要出去玩。

人物對話

記:為什麼做這個決定?

賀:兄弟是一個很講究的人,選擇有尊嚴地活著,我尊重他的一切選擇。我能夠做的就是陪在他身邊。這可能是他人生最後一個願望,也是我的心願。

記:一路走來,你最高興的事是什麼?

賀:我兄弟精神狀態比出發前好多了。

記:打算什麼時候回家?

賀:說實話,出發時沒有考慮回家的事。到時候看兄弟的病情發展以及他的想法。正如一首歌中所唱: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更不需要言語的承諾,對你我來講已經足夠。

10月6日下午,有個記者打電話給我說想採訪。我想我做的是堂堂正正的事,採訪就採訪了。而後就有更多的媒體找來了。到今天,我接到了有三十多個媒體的電話。旅行的前幾天,我在網上做直播,短視訊帳號本來就一千多粉絲,這兩天突然漲到了快三千,點贊量快三萬。

火成這樣,我心裡還是有一點負擔的,怕發生一些不可控的事情。比如昨天晚上,我聽說有個朋友給我搞了個眾籌。我知道他是好心,但我還是連夜打電話過去,讓他撤下來。因為我就是想帶我朋友找安寧,找個地方走一趟,我不想搞一些蹭流量的東西,我目前也沒有困難到需要社會捐助。

其實在四五年以前,兩個人就已經有過一次摩托車旅行,那次他們用了20多天,騎行4000多公里,中途發現了很多別人不知道的的小景區,收費很低卻很有意思,從那次以後他們就一直想有一個再次旅遊的機會,直到今年沒想到會是因為朋友臨終而旅行。上次旅行他們進行了完整的計畫,而這次旅行他們完全沒有規劃,而是走到哪玩到哪。他們已經做好在外邊度過整個冬天的準備,也做好了在零下20度的天氣睡覺的準備,接下來他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希望他們能完美的完成這次旅行。

用戶評論